?

【艺术多有趣】乾隆帝老师如此批改作业,你的老师呢?

来源:雅昌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9-09-10
打印本文
?摘要:又逢教师节,突然记起故宫“几暇怡情——乾隆朝君臣书画特展”中,曾展出过的几份乾隆帝的作业。(右)弘历13岁时临摹赵孟頫的《汉番君庙碑》,页面有老师的批语:“用墨太浓,字未端正”。(左)弘历13岁时临摹唐代书法家颜真卿的《多宝塔碑》,从临摹水平看,弘历此时的笔法尚显笨拙,页面上有老师肯定的红笔圈点和修…

?

?

又逢教师节,突然记起故宫“几暇怡情——乾隆朝君臣书画特展”中,曾展出过的几份乾隆帝的作业。

1pGDd2ahTEsSoI1yjqx1RDDGWJVSOZqfcJlMx3wK.JPG

(右)弘历13岁时临摹赵孟頫的《汉番君庙碑》,页面有老师的批语:“用墨太浓,字未端正”。

(左)弘历13岁时临摹唐代书法家颜真卿的《多宝塔碑》,从临摹水平看,弘历此时的笔法尚显笨拙,页面上有老师肯定的红笔圈点和修改的笔画,代表了弘历书法基础学习阶段的水平。

众所周知,无论是赵孟頫的《汉番君庙碑》,还是颜真卿的《多宝塔碑》,都是历代公认的初学习字者最佳的楷书范本,从展出的作业来看,弘历13岁时的书法水平已相当不错。

Izs2Uf3m9nAVUWmZBDn77XAydHSM4kK22aypJfIt.jpg

弘历 临汉番君庙碑页

这是当然的。清代十分重视皇子和宗室子弟的教育,乾隆帝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皇太极曾有过命令:“自今凡子弟十五岁以下,八岁以上者俱令读书。”乾隆帝的爸爸更是视皇子教育为要务,为弘历请了很多老师。

其中就有福敏、朱轼、蔡世远、徐元梦、张廷玉、嵇曾筠、鄂尔泰、蒋廷锡、邵基、胡煦、顾成天……他们都是朝廷重臣或当世大儒,这些老师一起给年轻的弘历讲课,除了教授他作文方法外,还对弘历进行了严格的书法训练。所以乾隆帝能在13岁就达到如此水平,其实还真不算什么。

1QI02DCkpnXC1bj25uHdg76AusEl1zJRRKgS03Ov.jpg

弘历 临瑞麦赋页??

除了这些作品,展览中还展出了弘历写于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一、二十二两日的书法作业《弘历临瑞麦赋页》。据记载,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一日,雍正帝病重,弘历与弟弟弘昼在圆明园“朝夕谨侍”。雍正帝二十三日凌晨去世。此后,弘历所写即为皇帝御笔,再无老师敢于批注。这一页的仿写,也可视为弘历作为皇子留存于世的最后作业。

每一位老师都不能指导学生一辈子,作为学生,在回忆往昔之时,最令我们怀念与珍惜的,恰恰是老师为我们批改作业的日子。毕竟,有时仅仅是一句点拨,就会影响我们终生。

下面,让我们看看那些名家的老师,又是如何点评他们的作业的。

徐悲鸿:不可再临我的马

骆拓,原名骆新民,其父骆清泉是马来西亚华侨艺术家,后与徐悲鸿义结金兰,他也成为了徐悲鸿的干儿子。因从小就对绘画有着极大的兴趣,骆拓自小就随义父徐悲鸿在北平习画,并且成为入室弟子。

当年,骆拓从马来西亚初到徐悲鸿家,捧出了自己十多幅精心之作请老师过目,本以为会得到肯定,哪知徐悲鸿看后语重心长地说:“新民,不可再临我的马!临者‘死’,没有前途,不要临了!必须以素描基本功为本。” 骆拓牢记恩师的教诲,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后,首先从基本功素描下手,刻苦地画恩师从欧洲运回来的石膏像,每写生一幅马的解剖,便默写一张作业。

xFAa7aEfpaLSRlhOhkngEKTGF4WEoJvoOxRZdD8o.jpg

骆拓(前右)1941年在马来西亚槟城与徐悲鸿(后中)、管震民(后右)与骆清泉(后左)和骆觉民(前左)合影。(张路平 摄)

?

kFtPy14GAaR3F6t8Fjo6HDdIZwNgbEb0OVIZKxiN.jpg

骆拓绘《春风吹绿杨柳新》

现在,骆拓已成画马名家,2009年,为了纪念徐悲鸿和父亲,他创作了一幅《春风吹绿杨柳新》,画中双马自在,清俊飘逸,极具特色。

李可染:直接推荐周思聪拿作业去国外参展

1959年下半年,李可染带领学生们到颐和园上写生课,周思聪就在其中。当时,她对山水风景画极感兴趣,画得特别认真,作品《颐和园一角》虽然只是一幅写生作业,李可染却非常喜欢,并亲自为它题了字,还推荐她参加维也纳世界青年联欢会青年美展,并获得银质奖。这极大地鼓舞了周思聪学习山水画的决心。

KHIxw7bg4eiXMrlz8BG0oiHxYmDP0Cy1GLJb3zu4.jpg

请李可染先生看画

周思聪和恩师李可染师生情谊深厚。1996年,一家出版社要为李可染出版一本画集,编辑要求有一张李可染的白描肖像,就想让周思聪完成,但当时周思聪早已病重,此事就暂定由她的丈夫、画家卢沉完成。谁知,瘫倒在床的周思聪还是知道了此事,她说还是由她来画……没过几天,李家人接到电话,说周思聪过世了,当时大家都没心情再问肖像的事儿。一段时间过后,卢沉在整理妻子遗物时,竟然意外地发现了一张《李可染先生肖像》!

PppNMeDVMp0mHQQSl2Za95sBC37Of4u2owbEVwVz.jpeg

李可染先生肖像

这张《李可染先生肖像》,据了解,是周思聪在双手已经无力执笔的情况下,用两根手指夹着毛笔、克服着巨大的伤痛、一笔一划紧张、仔细而缓慢地完成的。这张作品也成为周思聪的绝笔之作。

林墉杨之光的“四写”作业已成夜谭

林墉在广州美术学院学画时,被老师杨之光提出的“四写”教学实践折磨得不轻。所谓“四写”,简言之,就是临摹、写生、速写、默写,这也是杨之光要求学生所必须具备的基本能力。

pgfUObsO6wD7jXgUrAbV2zVzQa54qW8rRwXgoSAf.jpg

?

OUpBhYxZKC9pfQnYQQFLjTncFwUEhEnYlNdlbUFH.jpg

杨之光速写

因此,凡是写生课上,杨之光就让学生先画速写,再画默写,等初具形神后,再用毛笔写生,抛弃橡皮,加上平时的小构图练习,形成四个环节的循环。“那时节,每个星期都要交四写作业,辛苦不迭。但,经历了几年的磨炼,却养成了几十年的扎实功夫。”

但在今天的各大艺术院校,这种“四写”磨炼已被当成夜谭,如今还有谁画速写?

今天是教师节,你曾经的作业又是如何被修改和点评的呢?

祝全天下最可爱的老师们节日快乐!

?
5[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免责声明:文化精品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刘希平说:"好的教育必然是在学校与学生不断相互选择中此次改革把更多选择权交给学生和学校,从选课到选考,扩大学生和学校的双向选择,使招生公平从已有的程序公公平进一步走向内容公平。松华说。

头条推荐

热搜内容

专题评论

顶部